幽遊白書 ♡
孫吳帝國 ♡
江東陸氏 ♡
Buckynat ♡
Stucky ♡
Leaders (♡˙︶˙♡)

總之PO主精神分裂非常複雜。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11】

十一、


為了不讓自己的步伐受挫折所阻,孫權雖然歸吳,卻繼續讓孫邵遙領盧江太守,且讓孫韶領了孫河的兵,屯於丹徒建城,並譴堂兄孫瑜繼任丹陽太守,靜候下一次發揮的時機。

然而,心中的失落與煩悶,卻依然無從化解。張昭的重聲斥責,在孫權聽來竟有落井下石的意味,本想去找魯肅責咎,但想到張昭意料之內的表情卻又作罷,覺得這回事不能全怪魯肅。孫權自然也明白張昭不可能幸災樂禍,可就是一口怨氣無處發洩,悶得痛苦。

孫權低迷的情緒全端在臉上,回了內室更是毫不掩藏,謝蘊看了害怕,不禁想躲。一晚孫權悶得狠,又見久未親暱的妻子態度冷淡,忍不住手腕粗魯,惹得謝蘊吃痛反抗。孫權失去滿腔興致,激動之下竟扇出一個耳光。...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12】

下周有私人行程不便更新,一口氣上兩回~

再次謝謝大家的支持~!


==================


十二、

孫權這次是鐵了心要教訓謝蘊,迎娶徐尚英的婚禮很快就辦了。

新房當晚,徐尚英全身發抖,淚水傾流。

她想不透,這一切是為什麼。但他想透了,且滿心狂喜。

孫權多日來無處發洩的邪火化為柔情似水,單人的被褥終於填滿了柔軟的暗香。就算徐尚英淚眼曚曨,濺濕了枕被衣裳,卻也比謝蘊尖銳驕嗔的臉色讓他歡喜。

孫權只覺得少女的恐懼更似天真無知的嬌羞,那些落不停的眼淚如同冰冰涼涼的春雨,滌淨他壓抑不堪的憤悶與憋屈。

一夜過去,孫權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。而謝蘊則神形憔悴,一樣哭紅了雙眼。...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10】

十、

孫權決定歸吳。

孫翊之死令他萬念俱灰,再提不起絲毫壯志。

事實上,江夏失利、三郡動盪,都是這次遠征失敗的證明。只是孫權年輕氣傲,不肯承認,硬是周旋在野,直到孫翊遭遇暗殺,才真正讓孫權澈悟:打仗並非兒戲,豈能以面子問題相度。

若三郡平靖,媯覽與戴員又怎敢趁火打劫?孫權喪氣不已,認為是自己害了三弟,又見弟妹徐嬋帶著不滿足歲的姪兒,困在城中孤身抗敵,更覺得羞愧非凡。

孫翊之子名松,是個只知道喝奶睡覺的娃孩,孫權望著這個渾不知事的小姪兒,又想起大哥留下的一雙兒女,愈發感到心情沉重。他與謝蘊結褵至今仍然無子,夫妻不合擺在眼前,看著兄弟遺孤,更顯諷刺。

一趟遠征,他失去太多東西。折了...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9】

九、


孫權、孫河算準合肥的農忙期,卻完全算不到,坐守丹揚的孫翊身邊,竟悄然亮出一把冷刀。

這一回,又跟吳郡太守的舊帳有關。

早在許貢之前,吳郡太守為會稽人盛憲。盛憲謝職後,在江東仍然極富地位與盛名,卻拒絕輔佐孫氏,反而響應曹操的徵辟。孫權初掌六郡新主,為了攏顧地位殺雞儆猴,便將盛憲殺於刀下。

當時與盛憲交好者因害怕牽連,紛紛避走山林。之後孫翊來到丹陽,聽說曾受盛憲重用的媯覽、戴員二人就隱居在丹陽的深山中,便專程禮聘二人出山。孫翊讓媯覽為丹陽督尉,讓戴員為丹陽郡丞,可說一文一武,皆為近身攬權的要人。

孫翊此舉,本在替二哥化解仇恨,豎立新氣象,熟料媯覽、戴員二人對盛憲遇害一事耿懷在心...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8】

八、

三郡的暴亂延續整個冬日,讓失意的孫權感到日子格外難熬。雖然遠離張昭、呂範的緊迫盯人,但接二連三的狀況卻讓他感到些許的力不從心。

遠征前,張、呂二人都提醒過六郡不穩,可他急於試探江夏,只認為那二人年老昏聵、行事保守。再說行前巧逢陸遜,連他也搬出不宜遠圖的說詞,更令孫權躍躍欲試,想讓那些反對之聲啞口無言。

孫權妄想自己能跟孫策一樣殺得黃祖舉兵遁逃、奏功上表,怎料自己親自帶兵,卻於前線失利,且後院著火。孫權最恨後方叛亂,應了張、呂等人的預言,可他如今最頭疼的,卻不是會如何在張昭等人面前抬不起頭來,而是這三郡之亂,著實來勢洶洶。

孫權甚至懷疑,從大哥身逝至今三年,他所作的努力全如江水東流...

太湖天气晴。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7】


最近獲得好多評論,

跟大家一起討論劇情真的很開心,

謝謝你們對《大江之東》的支持(。・ω・)

=======

七、

凌操之死證實周瑜的判斷。

孫權如夢初醒,不再堅持己見,依周瑜的建議,在鄂縣附近紮營。

黃祖的殘軍則匯合援軍,在北岸集結,於邾縣附近紮營。

雙軍隔江對峙,但對黃祖來說卻鬆了口氣。孫權的突襲一旦失敗,要再設法渡江是很困難的;只要死守北岸施以拖延戰術,孫權那未臻成熟的水軍根本不成威脅,陸軍就更無用武之地。

據黃祖了解,後方隱患,是孫權的致命傷,不論他出兵前做了多麼完善的部屬,也無法長期滯留江夏。一旦喪失先機,孫權就只能撤兵。

不得不承認,劉表派來的援軍,出其不意...

家後


前幾日因為回復舊文《夷陵有遜》,讓我回憶起當初對陸瑁在《大江之東》裡的設定。
剛好在最近更新的第三部第四篇中,陳述到陸遜與陸績響應孫權徵辟,但陸瑁拒絕出仕,於是陸遜將族長職責託付陸瑁。
該篇點出陸瑁與陸遜不一樣的選擇,以及對孫氏消極的態度;在更早寫就的《夷陵有遜》中,雖然沒有明言,但陸瑁的態度可以說是帶著某種程度的抗拒。
如今看來,這個設定在《大江之東》的後文,勢必會做適當幅度的修正;不過今天我回頭翻了翻自己的文檔資料庫,找到了這篇給陸瑁的人設訂下基調的陳年稿。
想想乾脆貼出來做一個參照吧?其實看作是陸瑁視角的番外也是可以的。
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這份關於陸瑁的初稿。

↓↓↓

↓↓↓

他們都還很...

請問大家看得到我更新的《大江》第6章麼?
系統跟我說被屏蔽,然而我並不知道寫了什麼不和諧的東西😥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6】

我不知道為什麼給屏蔽了?

上圖吧...


該來的總是會來。


可與這篇《錦帆》搭配閱讀。

1/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