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遊白書 ♡
孫吳帝國 ♡
江東陸氏 ♡
Buckynat ♡
Leaders (♡˙︶˙♡)

總之PO主精神分裂非常複雜。

關於《雷3》個人濾鏡下的那些事。



不只有一個人問過我:這次的雷神是搞笑片嗎?
我覺得不是。不盡然是。
起碼不是只有搞笑,或核心在於僅此好笑的片子。
這次的導演本身就善於用幽默的手法來說故事,所以我覺得他更像用喜劇的糖衣包裹了真正敘述的藥粉,讓觀眾不知不覺吞進肚子裡。
透過幾乎是沒有一刻冷場的笑料,我覺得有些劇情還是帶著諷刺、暗喻、甚至是细思极恐的細節。

以下一些觀察只是我的個人濾鏡。
你可以不認同,但拜託不要撕逼。

劇透防雷

↓↓↓

↓↓↓

↓↓↓

↓↓↓

↓↓↓

↓↓↓

1. 首先是前一篇開頭說過的。導演的風格對雷神系列來說,本身就是一場「諸神黃昏」。
瘋狂的、瘋癲的、不正經的、笑點連綿的強烈風格,對雷一雷二塑造、...

從《雷神3》看班納/浩克,隨性的話癆。



咱們先談點無雷無劇透的。認真的。

映前我一直很擔心,這次走搞笑風格,諸神黃昏都搞不定還要抓浩克來角斗士,真的很不ok。
就算爛番茄分數出來我也不放心,尤其最近媒體給每一部MCU的電影都評為史上最佳,根本放羊的孩子。
但自己進影院看過之後,心裡的大石真的落地了。雖然仍有不完美之處,MCU過往一些被詬病的問題也沒有明顯的改善,但是我覺得瑕不掩瑜。
尤其雷神系列總體來說較少正評,個人對雷2也很失望的情況下,我覺得這次的雷3,為整個系列做了一個很完美的收官。
就如同片名「諸神黃昏」代表的,毀滅後重生。
我覺得這次導演強烈的幽默、甚至可以說自我詼諧、帶著諷刺手法的風格,對於雷神系列自帶的史詩悲壯感,不但完全...

YUYU in wonderland!
「幽☆遊☆白書.夢遊仙境」
先來手機側拍預告~
帥(男)氣(神)的正(崩)式(壞)照片日後奉上😉

搶廁所太好笑了!

獬豸络:

#cos##幽游白书##ゆうゆうはくしょ#

——FOREVER FORNEVER——

浦饭幽助:@猫样否极泰来 

桑原和真:@朝阳群众葵太太 

藏马:原PO

飞影:@飞影的内增高 

PHX:@-白细胞- 

THX:@windupcat

幽☆游☆白书25周年纪念!漫画版完结篇敬上,TV完结随后就来~

陸遜的海昌副本

海昌神君(上)目前已經更新完畢,

伯言帶著兩個阿統弟弟去海昌打怪的故事將在(下)中呈獻,

希望順利的話可以明年初更新。

再次感謝長期以來一直在追蹤我這個挖大坑的捧由,

感謝每一個給予的愛心跟拇指,

更感謝每一個留言,你們的一字一句都是我堅持的動力!

非常非常謝謝你們!(九十度鞠躬)

祝大家連假愉快,出行平安~

中秋節去海昌看錢塘潮要注意人潮啊~

去嘉興看凌公塘也別忘了吃粽子~~~

我會努力填坑海昌副本的!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 【文末說明】


◎關於文中的考證、竄改、自創說明◎

一、關於諸葛瑩與陸遜的婚姻

《三國志‧諸葛瑾傳》:「諸葛瑾字子瑜,琅邪陽都人也……(中略)……遭母憂,居喪至孝,事繼母恭謹,甚得人子之道。」又《三國志‧諸葛亮傳》:「亮早孤,從父玄為袁術所署豫章太守,玄將亮及亮弟均之官。」

名冠三國的諸葛亮與日後的東吳棟樑諸葛瑾是同胞兄弟,但為何諸葛亮跟其於姐弟都在荊州投靠叔父諸葛玄,唯老大諸葛瑾帶著繼母留在江東呢?

這點由於沒有任何記載,我猜測或許諸葛珪(瑾、亮之父)原配早逝,而自己續弦沒多久也死了。這位續弦以今日習俗來說「剋夫」,諸葛宗室內並不喜歡這位續弦。因此逃難時,為了讓叔父願意收留其餘弟妹,只有最年長的...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15】

十五、

陸遜並不知道,在他離去之後,將軍府裡差點鬧得雞飛狗跳。

他回到官舍之後給諸葛瑩寫了一封家書,簡略交代今日與孫尚香的誤會,請她以夫人的身分代為回一份歉禮。接著,他將自己外派海昌之事翔實交代,讓妻子收拾行裝,與自己一同赴任。

寫到這裡,陸遜露出實在的微笑。他入府之後,與妻子聚少離多,難免思念,如今雖要遠赴海昌,卻能與妻子攜行。出任海昌並非閒職,孫權說得非常清楚,那是要去幫步騭處理一群不受管束的亂民,但想到能跟妻子一起,陸遜心裡就多了幾分踏實感。

兩人結褵至今一年多,仍未有子嗣,母親顧氏已經明言暗示了許多回。陸遜想,也許這次可以得個孩子,兒子也好,女兒也好。

他莫名想起稍早在將軍府...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14】

十四、

這恐怕是陸遜與孫權相識十年來,第一次欣然暢談。

陸遜為孫權終於願意捨卻兵事、著力惠民這點感到欣慰,而孫權也為自己發現陸遜的不同面貌感到興味盎然。

兩人接著又談了許多深入事宜,直至日頭西斜,陸遜才起身辭退。

孫權伸了個懶腰,環顧四周,打算慢慢整裡散落的書簡,怎料孫尚香卻突然無聲無息闖進房來,趴在那副幅還未收拾的皮圖邊,轉著一雙眼珠子,不知在找些什麼。

「……妳在這裡幹什麼!」

雖然孫尚香總是我行我素,但像今天這樣三番兩次沒有規矩,孫權還是頭一回遇見。他不管小妹就竟在發什麼神經,氣得上前拽她一把。

「好疼!」

「還知道疼!妳都該嫁人了,還能像今天這樣在外人面前出醜?」

「...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13】

私人行程結束,我回來啦!

本章點題!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十三、

讓孫權暗自焦心的那位少女,現在也正焦慮不已。

孫尚香不過去內室換套裝束,眨眼幾個窩在房裡的孩子就不見蹤影。

孫尚香雖為女子,卻一副男兒脾氣,在母親與兄長的溺愛中長大,一點婦道人家的技藝都沒學會,只學會舞刀弄劍、騎馬打獵。盡管孫尚香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女,但她自豪的武術也非花拳繡腿,且要問整個江東還有哪位女子成天背弓掛劍,肆無忌憚到處亂跑,那也只有孫將軍府裡的那位孫小妹了。

這副脾氣自然與其他女子不合,幾位嫂嫂不管姓謝還是姓徐,全然話不投機,只有大喬守寡久了,日子太...

《大江之東》—第三部‧海昌神君(上)—【11】

十一、


為了不讓自己的步伐受挫折所阻,孫權雖然歸吳,卻繼續讓孫邵遙領盧江太守,且讓孫韶領了孫河的兵,屯於丹徒建城,並譴堂兄孫瑜繼任丹陽太守,靜候下一次發揮的時機。

然而,心中的失落與煩悶,卻依然無從化解。張昭的重聲斥責,在孫權聽來竟有落井下石的意味,本想去找魯肅責咎,但想到張昭意料之內的表情卻又作罷,覺得這回事不能全怪魯肅。孫權自然也明白張昭不可能幸災樂禍,可就是一口怨氣無處發洩,悶得痛苦。

孫權低迷的情緒全端在臉上,回了內室更是毫不掩藏,謝蘊看了害怕,不禁想躲。一晚孫權悶得狠,又見久未親暱的妻子態度冷淡,忍不住手腕粗魯,惹得謝蘊吃痛反抗。孫權失去滿腔興致,激動之下竟扇出一個耳光。...

1/26